人与车的际遇可能是一场邂逅,更有可能因此改变人的生活态度,甚至影响一生。 

      偶然在莫内咖啡遇到骑着哈雷的蓝哥,全身帅气的装扮充满年轻与活力,他是如何与哈雷相遇的?大车人生带来什幺样的改变,访问后才知蓝哥是位尽忠职守的公僕,一切起源竟是因为警用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重机。 

连jack都买,蓝哥简直把Fatboy当Fatbaby在照顾。

      黎明小组所赐 骑上警用重机 

      在民国六十七、八年的时候,台北市保安大队的前身,内部有个「黎明小组」,因应当时夜间犯罪率升高,所以仿照新加坡成立一个打击警力,从晚上十二点到早上六点,分为车巡祖与机车组,当时台北市政府所购买的类似BMW R850车型,两人编制为一组。这便是我与重车的第一类接触,完全是因为工作的关係。 

蓝哥笑说:自己的汽车从来没有洗过,哈雷却得自己来,这车根本是在磨一个人的个性,死角多、电镀多,各式各样的洗车工具,用来洗奶瓶的、手术用的都派上用场了。

      后来转到刑警的工作,也遇到台湾禁止重车进口,因此在黑牌的年代,就再也没有摸过重车,二十多年后再开放时,正好在永和的中正桥派出所当所长。某日巡逻时,经过一家重车行,看到店里有很多日本车,于是进去问一问,发现价位还在能力可以负担範围内,于是买了一辆Kawasaki米老鼠,它既有速度感,又能当作旅行车。但是骑了一段时间后,发现这类车年龄层较低,又偏重速度掌握与骑乘技巧,碍于自己有点年纪,骑乘姿势比较趴,稍骑远一点就觉得累了。

居然连0.5匹的compressior都準备了,为的是吹乾死角、怕生锈斑。

      哈雷震耳欲聋 激起心中涟漪 

      于是兴起换车的念头,正好遇到高中同学从美国回来,他问我从事什幺休闲?骑摩托车!没想到他也很有兴趣,于是带他到我买车的车行,买了一辆Honda休旅车,之后就经常一起骑车。有一天,好像是除夕吧!我们在西滨骑车,在露天咖啡厅小憩时,忽然间听到远处传来哈雷震耳欲聋的声浪,他就问我:「台湾有哈雷吗?」,我回答:「有啊!可能要有点级数的人,才会去骑吧!」。没想到第二天他就把车卖了,立刻牵一辆哈雷Road king。 

蓝哥把汽车请了出去,车库成了他的哈雷秘密基地,皮衣、皮靴、帽子,规格、阵仗完全不输蝙蝠侠。

      之后遇到车友在卖澳洲进口的哈雷,因为资金短缺,问我要不要买一辆哈雷,心想哈雷那幺贵,没想到他说:「中古车并不会贵,约八、九十万,帮帮忙啦!钱不汇到澳洲,其他的车就无法进口」。于是我和朋友讨论后,他计画将99年Road king换掉,改买百週年纪念版Road king,因为此车型收藏价值非常高。于是他有两辆Road king,后来叫我把ZZR卖掉,牵一辆回去骑,就这样同学半买半送,花了五十万入主哈雷。 

Fatboy是哈雷车系中的经典车款。蓝哥说:「假设三个人都牵一样的车型,三个月以后,三台车保证不一样,绝对会花更多的心思改东改西,无非就是希望能有自己的特色出来。

      不到一年摔两次 骑哈雷需要技巧 

      骑哈雷也不像想像中的简单,这辆99年的Road king在我手中半年多就摔了两次,一次是跟着哈雷协会到花莲参加大会师,在苏花公路上遇到大雨,当时看到前车跟着超车时,不妙遇到分隔线的猫眼,玻璃猫眼在雨天非常滑溜,车轮一偏就摔了出去,人更滑到对向车道,眼前冲过来的砂石车正犹豫时,千钧一髮之际它终于煞停了,还好自己车速不快,哈雷又有装保桿,因此车无大碍,牵起车子后继续往台东骑。 

整装好出发!高把哈雷,以及巨大的马蹄声浪,骑出门就是有种君临天下的感觉。

      第二次是有一天从106线道莫内回来,当天天气好、车又少,在汐平路段的一个弯道上,因为倾角过大,车子被顶起,由于缺乏经验,于是错误决定踩了煞车,造成转倒,其实那只需补个油门就可以化解,还好没造成遗憾。严格来说骑哈雷须要累积一点技术,后来美国的朋友说:「其实台湾的路况不尽理想,Road king本来就是适合公路行驶,而非在台湾山道游走」。 

      有一次跟着一个音乐老师「屠颖」到美国帮周华健做秀,顺便去美国骑车,心想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,自个儿终于可以骑着哈雷在它的出生地-美国本土奔驰。于是我们在旧金山一人租一部哈雷。由于我在台湾已经骑Road king,所以刻意在那租一辆Fatboy,我们沿着一号公路,从旧金山骑到L.A.,然后在L.A.还车。这趟旅程让我体验到Fatboy在公路上真是好骑,一开始上双向十线道的公路时,还有点担心,没想到Fatboy不仅非常灵活,动力也ok,回到国内便开始找这款车,于是在桃园的重车行找到我现在的座驾-2003年百週年纪念版Fatboy。   

花雕座椅、皮饰、林林总总的改装套件,蓝哥大约花了三十多万改装,这只是他跟胖童相处的第一年。

      在美国相遇 回台湾寻找 

      跟Fatboy相处一年多,要说它的优缺点,优点是哈雷本身重,所以骑不快,我之所以说这是优点,是因为骑不快,就不容易出状况。第二个是自动的与车保持距离,因为车重加上煞车效果差,自动与前车保持车距以策安全。最后是它无法压弯道,其实骑街跑车,很多事故都发生在弯道,下场不外乎是冲到对向与来车相撞或是撞山壁等等,此车车身低,压弯后很容易磨到,磨到的都是自己心爱的改装件,于是更心疼。 

1449c.c. Twin Cam与喷射引擎设计,在性能上已足够,因此蓝哥偏向外观改装。

      至于缺点就是漏油,基本上哈雷不漏油就不叫哈雷。玩哈雷的人多半喜欢DIY,不论是自己加装套件,或是简单的维修保养等。其次就是在台湾不易取得原厂零件,毕竟台湾没有代理商、很多零件得靠自己找,维修保养也缺乏保养厂之类的单位。其实因为工作的关係,比较少休例假日,排修的时间多半是礼拜一到礼拜五,这样的休假时间较少人潮,一个人骑着重机,也格外的轻鬆自在,反而是难得休到假日,开车出门却得饱受塞车之苦,这也是当初选择重车休闲的原因之一吧! 

改装排气管属于classic式样,比原厂声量大上些许,声音也较为浑厚。

      蓝哥对路权的看法 
      我并不怕得罪人,我赞成市区与连外快速道路,像是市民大道、西滨等开放路权,但我不是很赞成高速公路开放给重车行驶。问题不是发生在骑士,而是开车的驾驶,台湾驾驶是否可以容忍与两轮的机车共存在公路上?然后给予重车骑士汽车般的同等待遇。这需要时间养成,路权还不宜贸然开放。像在美国骑车上高速公路,得将自己当作一部车,不论是走走停停都得维持车距,顺着车流走,例如塞车时,加州规定时速20英哩以下,可以走车缝,我们赫然发现,汽车居然礼让我们,让开成两侧,这种景象真的太让人感动了,台湾能吗?

许多哈雷改装电镀品,千里迢迢、花了大把白花花的银子买回来后,发现居然都是Made in Taiwan,好想哭!

一辆车改变一个人的生活态度,也改变一个人的后半人生,蓝哥对哈雷的执着,从维修手册到败家手册,还有满满的修车工具,都可以看得出来。